氣功治療高血壓的研究〈上海高血壓研究所〉中篇

    2. 研究資料:

    1〉氣功療法中的「意」-----關於高級神經活動方面的研究:在「意」的方面的研究,我們主要是對默念字句、及「意守丹田」、及入靜狀態進行研究。

    默念字句:能引起機體內部複雜的反應。

    氣功常常結合呼吸而默念字句,例如「」、「靜」及「強健」等詞,氣功者不但默念這些詞而且確信機體內部一定能按照「詞」的意義引起變化。

    默念「」字:我們在十個高血壓病人身上,按仰臥式,在床上躺著,先由口微微呼氣,同時默念「」字,逐步用意識使頭部、胸、背、內臟〈甚至包括血管在內〉、關節及四肢放鬆,的確使病人主觀的體會進入了全身鬆弛的狀態,而外表上看形體及肌肉亦很鬆弛,此時我們測量血壓,不論收縮壓及舒張壓均顯著下降,說明默念字時,不但肌肉鬆弛,連內臟的血管也可能同時擴張而使血壓下降。

    默念「靜」字:我們用兩個高血壓病人,令呼吸時默念靜字,而且想自己是處在似睡非睡的鎮靜狀態下,此時我們進行了腦電波的測定,在15分鐘以後,a波振幅顯著增強,而在平時一般的休息下,腦電圖無顯著變化。

    根據以上情況,默念某種詞,而且想像機體內按照所要求的情況引起變化是有著很重要意義的,它的確會使機體內某種情況引起變化,內臟的活動是受大腦皮層管轄的,蘇聯醫學科學界研究的大量事實已經證明了這一點,這在善於用「意」來控制機體活動的氣功病人表現更為明顯,很多長期練功的病人能夠自己感到內臟的活動,不僅是呼吸的活動,有時甚至連心臟的活動,及腸胃的蠕動亦能感覺到。

    2. 意守丹田-----能達到思想高度集中及調整呼吸。

    根據祖國醫學的理論,「意守丹田」能夠排除雜念,能使思想高度集中,而且可以調整呼吸。

    我們在四個高血壓病人身上進行研究,為了明確「意守丹田」有無特殊性,我們把「意守丹田」和「意守鼻尖」作為對照,我們觀察到在「意守丹田」時呼吸自然,血壓下降,病人感到舒服,而在「意守鼻尖」時,呼吸短淺,為胸腹式呼吸,血壓上升,病人感到頭暈胸悶。站長:意守身體的不同地方對血壓有不同的影響。意守頭部地方或穴位會使血壓更上升;意守丹田則血壓下降;意守湧泉或腳趾則血壓下降最多。》這種現象在一個朱某的病員身上表現最為顯著,他是屬於植物神經不穩定的患者,面部的表現可以忽紅忽白,反應敏感。

    ----在「意守丹田」時呼吸自然,腹式呼吸,每分鐘18次,5分鐘以後,血壓由130/86毫米汞柱降至110/70毫米汞柱,10分鐘後仍為110/70,較為穩定,而改換為「意守鼻尖」時,呼吸短促,患者覺得氣向上沖,5分鐘後血壓仍回升至126/86毫米汞柱,以後改換為「意守丹田」時,5分鐘以後,血壓又再下降至110/70毫米汞柱,在不同的時間,反覆試驗多次均如此。病人自己體會到「意守丹田」時容易產生腹式呼吸,因此「意守丹田」與腹式呼吸是不易分離,而腹式呼吸又是合於自然的悠緩細勻的呼吸狀態,容易入靜

    我們在四個高血壓病人身上作了「意守丹田」與「功」的比較,發現「意守丹田」時血壓下降更為顯著,因為在氣功時,高血壓病人的血壓下降程度一般與中樞的抑制程度是相平行的,故可推測「意守丹田」時大腦皮層是進入較鬆功時更高度的抑制狀態。

    3. 關於氣功時「入靜」狀態----是大腦皮層主動進入內抑制的過程:

    1.> 氣功「入靜」狀態是大腦皮層進入內抑制的過程:氣功病人在練功時能經常出現一種「入靜」狀態,思想安靜,似睡非睡,有時在養功的「放」時,常很快入睡,顯然氣功的入靜是大腦皮層高度抑制狀態,為了證明這一點,我們在高血壓病人作氣功時,除了觀察到有血壓下降外,還用腦電圖、電子時值計、皮膚電位等進行研究。

    甲、腦電波方面的變化:我們對病員靜坐半小時不做功,進行腦電波的測定,沒有明顯的變化,但在五個病例於做功半小時內進行腦電波的測定,發現a波振幅顯著增強,一般在做功五分鐘以後,即已很顯著,並繼續加強到做功完畢;而在做功完了休息十分鐘以後腦電波又恢復至做功前休息的狀況。

    乙、肌肉時值的變化:巴甫洛夫不止一次地指出,機體的一切機能對於大腦皮層的依從關係。大腦皮層「掌握著機體內所發生的一切現象」。肌肉的時值如同整個機體中的任何一種機能一樣,是從屬於調節的影響

,研究皮層對於時值的調節的規律性證明了,肌肉時值的變化與大腦皮層運動分析器的機能狀態的改變有關,抑制過程擴散到運動分析器時肌肉時值延長,興奮擴散至運動分析器時肌肉時值縮短,在睡眠抑制、負誘導抑制、大量溴劑所引起的抑制以及保護性抑制時,都可以發生時值延長。我們利用了電子時值計研究了高血壓病人在做氣功時的變化,觀察了四個高血壓病人做內養功時肌肉時值的變化。

    丙、皮膚電位測定的變化:皮膚電位測量與神經系統有一定的關係,在我們的研究中正極放在足三里負極放在湧泉,從很多累積的一些資料說明,正常人在興奮時例如針刺時的疼痛,以及心算時皮膚電位升高,而在睡眠時,皮膚電位降低,我們做了五個高血壓病人在氣功時的皮膚電位變化,發現的情況是一致的,即沒有做功時皮膚電位易變,而在做功開始之後皮膚電位很穩定,而且不斷下降,整個曲線與阿米藥物睡眠時出現的曲線極相似。

    從上述電腦圖、肌肉時值、及皮膚電位方面的資料看來,肯定氣功時的「入靜」狀態即大腦皮層處於抑制狀態。大家知道外抑制是一個中樞興奮灶對另一個興奮灶發生負誘導,表現為一種反應在另一種反應的影響所產生的抑制,無需任何鍛煉過程,而內抑制是同一中樞由興奮過程轉為抑制過程;是需要鍛煉而逐漸發展。由氣功的情況看來,要求暫時隔絕或盡量減少外界的聯系,沒有其他的新異刺激,而且氣功是需要鍛煉過程的,無疑氣功帶有主動性的內抑制的過程。

    2.〉氣功「入靜」狀態是具有保護性的意義;人們知道大腦皮層處於抑制的情況,對外界的反應一般是很弱的或者不起反應,這種不起反應的性質帶有保護性的意義。對高血壓病人來講,一些對於常人無作用的刺激而對高血壓病人常能引起血壓升高。我們觀察到在氣功時對外界刺激常不引起反應,有些病例在平時聽到一些強烈的聲音,就會有心悸的感覺,而在氣功時,即使聽到一些更強的聲音亦不會發生心悸的現象。我們以冰水的刺激,作用於病人的上肢,一般在休息狀態下能引起血壓的升高,肢體容積變化,以及皮膚電位的改變,而在「入靜」狀態時,對於同等強度的冰水刺激不起反應,血壓不高,肢體容積不縮小,皮膚電位無反應,但在氣功完畢之後又能引起如氣功前的反應。

    3.〉氣功的內抑制可以形成條件反射-----意守丹田」的腹式呼吸可以成為條件性抑制物。

    按照巴甫洛夫學說:如果當抑制過程在大腦兩半球皮層內佔著優勢時,無關刺激進入皮層,這種刺激就經常獲得抑制作用,就是說,以後當無關刺激作用於大腦皮層的活動時,就可以引起皮層的抑制過程。前已述及練功時的「意守丹田」經常與腹式呼吸相結合,大家知道平時呼吸是在無意識中進行的,而在氣功時則「以意領氣」為有意識地調整呼吸,此時一呼一吸完全反映到皮層成為一種刺激。這種刺激與皮層入靜狀態相遇,長期鍛煉腹式呼吸亦就具有內抑制性質了,成為抑制性條件刺激物,這種事質的證明如下:

                             2013430

Copyright c 2003-2016 實用氣功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