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功治療高血壓的研究〈上海高血壓研究所〉上篇

    編者按:高血壓病患者,可以從練鬆靜功入手,因為容易掌握,見效快,待有了一定基礎後,再改為意守丹田,以提高和鞏固療效。再者本文強調呼氣要長,吸氣要短,說單純長呼氣即可降壓,讀者對此應注意,作為觀察呼與吸的生理作用則可,作為實際練功則不可。否則在掌握不好時將會出現因缺血和氧而引起頭暈、甚至頭痛等現象。站長:說得對,初學氣功特別是體弱者實不宜呼長吸短〉

  一、氣功治療高血壓的初步臨床觀察

  今年以來,我們對所有住院病人都採取綜合療法,其中包括氣功療法。自從採用氣功療法以後,大部分高血壓患者的血壓逐步下降而漸趨穩定,主訴症狀如頭暈頭痛胸悶心悸等,亦逐漸減輕或消失,患者並覺食慾增加精神愉快,扭轉了對高血壓病的顧慮心情,增強了治癒高血壓的信心;就我們醫務工作者而言,也覺得氣功療法是治療和鞏固高血壓病的一個很有前途的良好方法,同時亦體會到祖國醫學的豐富多彩。

    氣功治療高血壓病雖然是在綜合療法的基礎上進行的,但這些住院病人,大多數都是病程較長,症狀較多的頑固性高血壓患者,他們以往曾經應用各種療法,如藥物、針灸及理療等,個別病人曾經長期休養,而終不能解除他們的病苦。因此我們認為這些高血壓病人的獲得療效,氣功療法起著一定的作用。

    茲介紹包括氣功療法在內的綜合療法治療高血壓病32例的療效情況。這32例的病人大都是多年的頑固性高血壓病,按照米氏分類二級一期的12例,二級二期的17例,三級一期的3例,32例中大多數曾長期服用西藥「利血平」無效,這些病例自從採用了包括氣功在內的綜合療法之後,血壓全部下降,症狀大部消失或減輕,其中血壓下降至正常的10二級一期的7例;二級二期的3,症狀顯著改善,舒張壓下降20毫米汞柱的有10二級一期的1例;二級二期的9;症狀減輕舒張壓下降10----20毫米汞柱的有8二級一期3例;二級二期3例;三級一期2;無效者4二級一期1例;二級二期2例;三級一期1,治療時間長者6月,最短1月。

    在綜合療法中氣功有獨特的療效,可以從下面3個病例的情況來說明:

    :朱XX,男性,39歲,入院前服過「利血平」無效,血壓經常維持於170130毫米汞柱左右,入院後先僅用藥物治療,經過一月,血壓未見下降,繼即同時並用氣功療法,半月內血壓漸下降至正常範圍〈13090毫米汞柱〉,現已穩四月餘。

    例二:陳XX,男性,42歲,已有12年高血壓病史,血壓經常在180110毫米汞柱左右,且一直訴說有頭暈,雖已休養4年,並經常服「利血平」或「壽比南」等等無效,入院後用各種藥物治療1個月,亦未見效,血壓也未下降,經採用氣功療法綜合治療後,一星期內血壓下降到15086毫米汞柱,目前穩定於14080毫米汞柱,已有4月,症狀亦已消失。

    XX,男性,46歲,高血壓病史2年,入院前血壓經常為200110毫米汞柱,用過「利血平」及中藥複方治療均無效,入院後用藥物治療1個月仍無效,血壓不下降,自採用氣功療法治療,半個月後血壓逐漸下降至17090毫米汞柱左右,目前穩定已4月。

    氣功療法是祖國醫學遺產的一部分,脫胎於古代導引吐納等養生方法,氣功療法行之有效,需要經一定時間的鍛煉過程,而且鍛煉者必須具備信心,每次練功中能夠安心鍛煉,同時在開始練功階段,要有比較安靜的環境。我們發現在我們病房裡,亦並不是每病人,每次練功都能夠符合要求達到目的,但是,也不是說氣功療法難於做好,實際上只要有信心地堅持鍛煉,是不難獲得療效的。

    我們開始採用氣功療法治療高血壓病,為時僅四個半月,經過氣功療法治療的患者約40例,由於有些病人已經出院,有些病員功未練好,有些病人臨床觀察的記錄不完整,因此,只就經過連續一個時期觀察的10個病例的情況介紹於下:

    1. 在練功過程中的血壓變化

    我們觀察練功過程中血壓變化的方法,是在病人每次練功前先測量血壓一次,練功過程中每隔五分鐘測量血壓一次,連續半小時,前後共測量血壓七次。

    氣功對於高血壓病的降壓作用與一般靜止休息時的血壓下降是不同的,一般而論,休息時的血壓,比活動時的血壓低,晚間睡眠時的血壓,比白天活動時的血壓低。當練功時外表看來很像坐著休息或臥著休息,因此練功時血壓下降,可能由於休息所致。為了明確氣功對於血壓的影響有否特殊性,我們分別作了以下的觀察。即就鬆功時血壓的變化分別與自然睡眠〈24小時血壓〉及藥物睡眠〈即阿米妥試驗〉時血壓變化,作了對比研究,情況如下:

    1功與單純休息時血壓的對比:在同一病人,同一時間,及同樣條件下,一般由活動轉到休息時,血壓可以稍為降低,而在鬆功時則情況不同,當功以後五分鐘,血壓已經下降,在20分鐘時血壓更明顯地下降,由10例平均血壓中可以看出,休息時血壓從160/96毫米汞柱,下降到152/96毫米汞柱,即收縮壓下降8毫米汞柱,舒張壓不降;在鬆功時血壓從152/98毫米汞柱,下降到136/82毫米汞柱,即收縮期血壓下降18毫米汞柱,舒張期血壓下降16毫米汞柱。

     2功與自然睡眠〈24小時血壓〉時血壓變化對比:文獻上記載24小時血壓變化,一般在熟睡時即半夜到天明時血壓最低,我們病人的情況亦如此,根據十例平均血壓的變化看,即自然睡眠時血壓下降水平不及鬆功時血壓下降顯著,即自然睡眠時血壓最高為174/96毫米汞柱,最低為154/86毫米汞柱,收縮期血壓下降20毫米汞柱,舒張期血壓下降10毫米汞柱,在鬆功時收縮期血壓下降18毫米汞柱,舒張期血壓下降16毫米汞柱。

    3功與藥物睡眠〈阿米妥試驗〉時血壓變化對比:我們所做的阿米試驗,是採用下面的方法,即一次給服阿米妥納0.4,服藥前測量血壓一次,服藥後每半小時測量血壓一次,連續3小時:從十例平均血壓變化曲線,發現鬆功時血壓下降18毫米汞柱,舒張期血壓下降16毫米汞柱,在阿米試驗血壓從160/96毫米汞柱下降到124/84毫米汞柱,由此看出,鬆功時血壓下降程度與阿米試驗下降程度相仿,但阿米試驗血壓於3小時後方降到最低,在鬆功時血壓下降於20分鐘後即已下降到最低水平。

    4與意守丹田時血壓變化對比:意守丹田在氣功鍛煉中有它特殊的意義,古人很為重視,認為練功時思想必須集中在丹田,然後才能氣貫丹田,而達到練功的目的;我們發現鬆功易為一般病人練好,而意守丹田比較難些,由於我們練功時間較短,能夠意守丹田比較滿意的,只有4例,就這4例意守丹田時的平均血壓變化,發現意守丹田時血壓下降程度超過鬆功時的血壓下降程度,即意守丹田時血壓從154/94毫米汞柱,下降到128/70毫米汞柱,收縮期血壓下降26毫米汞柱,舒張期血壓下降24毫米汞柱,在鬆功時血壓〈同一4例病人平均血壓〉從150/99毫米汞柱,下降到139/83毫米汞柱,收縮期血壓下降20毫米汞柱,舒張期血壓下降16毫米汞柱。

    2. 在練功過程中的症狀變化:

    我們所有練功的病人,一般屬於頑固性高血壓病者較為多數,不僅血壓高,而且症狀頑固難治,自經氣功療法治療以後,大部分病人開始即覺容易入睡,因而原來失眠的,漸漸改善或消失,胃腸道機能在氣功鍛煉過程中,有明顯的增強,表現在食欲增進大便暢通,這些程況的出現比血壓下降的療效為早;至於頭痛頭暈等症狀亦有所改善,個別病人原來已有冠狀動脈功能不全症狀如胸前區悶脹隱痛等,隨著氣功的深入鍛煉,逐漸趨向好轉;總的說來,大部分病人經氣功鍛煉後,症狀均有所改善,而增強了病員深入練功的信心。

    〈二〉氣功治療高血壓病的初步機制研究

    1. 研究方法:當我們發現氣功治療高血壓病有一定的療效,而且在練功時血壓下降又很顯著,因而我們即著手於氣功治療高血壓的機制研究。由於我們研究的對象是完整的機體,直接在人身上進行研究,主要是在氣功過程中進行研究,          方面需要以巴甫洛夫學說思想為主導,來研究氣功的本質問題,而在氣功鍛煉中研究高級神經活動過程,就要比在動物身上研究難得多。因為所用的方法,不能損害機體,就不像動物身上可以作一些手術能夠深入觀察神經活動過程,及機體內部的變化。

    限於這一方面的原因,因此只能用一些無害於機體,而又能研究神經活動過程的儀器。我們主要採用的儀器是腦電圖、電子時值計、及皮膚電位計等;另外由於我們研究對象是高血壓病人,故而血壓的指標以及血管反射的指標亦是必要的,而血壓及血管反射又是對循環系統研究的很好指標。我們對於測定血管反應方面的變化,主要採用肢體容積描記法進行的;此外我們亦採用了脈搏、呼吸等方面加以觀察;另外氣功除用「意」之外,很重要的是調整呼吸,因此對於呼吸的生理學意義,以及呼吸在氣功療法中究竟起什麼作用,是需要深入研究的。由於我們研究的時間還很短,只有三個月的過程,因此在這一方面的研究還是很膚淺的,需要進一步深入。

Copyright c 2003-2016 實用氣功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