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功治療神經衰弱〈陳濤〉

    氣功療法究竟對神經衰弱是否有效?這個問題應該是可以解決的。神經衰弱是一種用科學儀器檢查不出來的疾病。因此過去有許多醫生粗暴地否認它是一種疾病。直到巴甫洛夫發現了高級神經系統活動的規律,說明了疾病的定義和它的產生原因,神經衰弱才被明確的認識為是由於大腦皮層過度疲勞,神經系統活動失常形成的一種疾病。總的說來,神經衰弱的規律已經為醫務工作人員所掌握了。但由於過去各種醫學派別的影響,也還有些醫生仍舊在把神經衰弱病人當做是「鬧情緒」的。對於這些醫生,神經衰弱是不需要治的,好壞由病人自己負責。當然和他們談氣功療法也就成為多餘的事了。

    氣功療法對神經衰弱的療效首先是表現在許多具體究實上的。古代中國用太極拳或其他內功練身方法配合靜坐治好過的一些類似神經衰弱病的例子很多。就拿最近的一些事實來看,唐山三個推行氣功療法的療養所1955年總結的材料中57個神經衰弱的病人中治癒了37人。只有4人無效,其他病情都有好轉。去年在一次中醫坐談會的門診上,上海第一醫學院病理學專家谷鏡研教授曾經叙述了他自己在幾年前患神經衰弱用靜坐治癒的情況。上海氣功門診也在單用靜坐治好神經衰弱的實例。太湖和其他地方也有用靜坐使神經衰弱的病人症狀減輕,健康情況好轉的例子。拿我個人親身體會來說,那就更加清楚。

    我的神經衰弱可以說是歷史悠久的了,在1940年前後,還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就時常頭昏,全身疲乏,注意力不集中。那時有的西醫一面說是神經衰弱,一面說不是病,不要緊,中醫說是肝陽,不能讀書,只能在家休養。1944年前後發展得比較嚴重。追究一下原因,主要是從小身體弱,體質生來是過敏性的。以後在學校裡學習上、工作上、思想上問題很多,精神過度緊張,因而形成的。以後在解放區體力活動較多的時期,精神就好些,腦力活動多的時期就壞些

    但總的來說,病情是漸漸在加深,直到解放後,遇到一些較大刺激,就全面垮下來,幾乎所有醫生都認為恢復已經沒有什麼希望。從1950年到現在經常在醫院和療養院中間打轉。病情嚴重時自己幾乎完全失去控制力,有時則終日痴呆,連自己的名字都寫不出來,話也說不成句。直到1955年秋天開始一面打太極拳一面學靜坐,頭腦才偶而有時感覺到輕鬆一些。

    1955年冬天看到人民日報發表了唐山市氣功療養所的消息,才相信自己找到了一條正確的治療道路。1956年春夏間在家裡下功夫練了幾個月,健康情況逐步好轉,居然能經常閱讀書報,考慮問題也漸漸有條理起來。以後鍛煉寫作,寫作能力也逐漸恢復。1956年秋季就恢復了半工作。去年冬天到天台山去,一天走了四五十里山路,也還支持得下。目前雖然還不能和一個完全健康的人比工作能力,但比起從前的情況來,自己就像是從一個萬丈深坑中走了出來。好些過去看到我病重時情況的同志都認為這是個奇蹟。

    根據我個人的體會,在這一年多疾病好轉過程中起著積極作用的因素是很多的。首先是長期的組織照顧,使我休養中生活毫無顧慮。其次家庭環境安靜,一定的營養條件,自己思想上解決了一些比較重大的問題,下決心和疾病作鬥爭,這些都是不可忽視的因素。但作為一種有效的治療方法來說,那就不得不歸功於氣功了。在這一年多中,我堅持不用任何藥物,不找醫生,完全依靠自己掌握生活規律,學習有關疾病的各種常識,到處拜訪氣功老師求教,用氣功配合太極拳使自己一天一天安靜下來,隨著心情一天天的平靜,症狀就一天天減輕,腦力一天天恢復,全身健康情況也一天天好轉。當然,今天看來,我的完全不吃藥也不一定是對的,但無論如何,氣功療法對神經衰弱有效這一點對我個人來說,是可以肯定的了。

    但是我對氣功療法的信任也並不是單純從感覺和現象出發的。在練功過程中我也經常抱著懷疑態度,尤其是在沒有看到唐山經驗之前。唐山經驗使我相信了氣功的療效,同時也啟發了我要用科學態度來對待它。從學習巴甫洛夫學說中結合了我自己的練功體會,我認識到了氣功療法的科學根據。當然這種認識由於自己各方面水平有限,自然很膚淺,但是它對加強我的練功信心有很大作用。因此我想談出來也許對其他練功同志有些好處。

    氣功治療神經衰弱的原理

    巴甫洛夫以他一生的努力用科學實驗證明了人體的各種活動都是由神經系統的最高中樞------大腦皮層來掌握的。-大腦皮層通過分佈在全身各種組織中的神經系統的反射作用〈主要是條件反射〉使全身各部機能互相配合以適應內外的各種刺激。任何疾病的產生和痊癒也都直接或間接和大腦皮層有密切的關係。就以十二指腸、胃潰瘍來說,對於它們的產生原因,現代醫學界也已公認為主要是由於神經精神的過度緊張。對於神經衰弱來說,用巴甫洛夫的學說來分析就更加清楚了。目前一般地對神經衰弱病稱為大腦皮層疲勞。這名詞本身說說明了神經衰弱不是所謂病人的「心理作用」,而是確確實實地大腦皮層處於疲勞狀態下因而產生各種症狀。因此要治療神經衰弱,必須懂得大腦皮層的活動規律,單純從檢查全身各個器官是無法理解神經衰弱這一種疾病的。

    神經衰弱症狀很複雜,而且變化很多。主要是由於大腦皮層活動過度緊張因而機能發生了紊亂,全身受大腦皮層控制和調節的各種內臟器官因而也陷於失調。因此病人的自覺症狀很多,有時這部分難受,有時那部分不舒服,事實上是全身沒有一處好受的,因為大腦皮層已經無法使它們互相配合,任何內外刺激都難以適應。這樣情況下,醫生如果頭痛頭,腳痛腳,當然疲於奔命,效果也只能是暫時的。如果不了解大腦皮層對全身的影響,自然就會認為是病人在故意找麻煩。這恐怕就是過去的醫生不承認神經衰弱是一種疾病的主要原因。

    我們了解了神經衰弱產生的原因,再來看氣功療法治癒這種疾病的事實,就不再會感覺奇怪了。

    我們都知道大腦皮層掌握全身神經系統的活動是通過興奮和抑制兩種過程的。而神經衰弱的發生,主要是由於大腦皮層功能減弱後,整個神經活動的抑制過程,尤其是內抑制過程減弱的緣故。情緒不安,睡眠多夢,失眠,頭暈,頭痛、耳鳴,眼花,全身酸痛,心跳,性功能失常全身疲乏等症狀,都是內抑制過程減弱後的具體表現。氣功療法的鍛煉過程主要的就是抑制作用加強的過程。例如練功入靜後,外界的聲音似乎都可以聽不到。這就是表示出整個大腦皮層抑制作用的加強,這種練功所得的「入靜」現象對於病人恢復健康起著很大的作用。

    一般來說,神經衰弱病人整天都是沒有一時一刻不在各種不舒服感覺的干擾中的,因此非常痛苦。而在練功入靜的情況下,不但各種干擾暫時停止,而且會產生一種安靜舒適的感覺〈這是由於大腦皮層處於較深的抑制狀態下,得到休息時產生的感覺〉。這種感覺可以加強病人和疾病鬥爭的信心,可以打破疾病的惡性循環。主要的原因就是由於大腦皮層在這種特殊的抑制狀態下疲勞逐漸得到恢復,神經衰弱的各種症也就隨著逐步消失。

    這個道理現在看起來似乎很易懂。但是在神經系統的活動還被人們解釋成為「靈魂」的活動或是把身、心看作兩回事,只談「心理作用」的時候,確實要把神經衰弱這種病解釋清楚是不可能的。氣功療法的這個「氣」字,如果把它看成是人體所固有的神經系統活動的各種現象,那就容易理解,如果硬說是天地的玄氣在人體內在起作用,那就必然會走進宗教界去,氣功療法也必然無法從神秘的外衣中解脫出來,成為廣大人民的一種治病養生的方法。

    我們知道氣功療法方法雖然很多,但對於靜功來說總離不開兩個要點:一個是腹式呼吸,一個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身體內部的某一部位。身體的姿勢是比較次要的。根據最近一個時期的所見所聞,一般人對於腹式呼吸的作用分析解釋得比較多。他們認為腹式呼吸可以增加肺活量使血液內含氧量增加,這對全身健康有好處。他們認為腹式呼吸通過隔肌的運動可以加強內臟的運動,這對增進消化吸收能力有很大的作用。這些看法是對的。但是對於「意志集中在體內」這一點的分析解釋聽到得還不多。這個情況我認為應該特別提出的原因是這樣的:有些初學練功的病人往往容易把氣功療法看成一種單純的深呼吸鍛煉法。他們買了一本講氣功鍛煉法的書,就自己在家裡苦練腹式呼吸,結果就自然會由於呼吸用力而形成胸悶或是局部肌肉神經痛。

    事實上氣功療法上的各種姿勢和呼吸方法,在我看來,主要應該強調把意志集中在身體內部。因此,只談呼吸方法是不行的,更重要的是要求呼吸運動和意志集中配合得好。在一定的姿勢下,用一定的呼吸方法,使意志完全集中到自己體內,這時大腦皮層才能呈現出一種特殊的保護性抑制狀態〈這就是入靜〉。這是氣功療法治病所最需要的一點。否則無論姿勢如何正確,呼吸方法如何熟練,治療效果都是不大的。尤其對神經衰弱的病人來說,如果不能入靜,治療根本無法進行。

    現在這裡就自然出現了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大腦皮層在練功時可以加深抑制。我的看法是這樣的:大腦皮層的活動常常不是整個都處在同樣興奮或是抑制過程中的〈只在睡眠時才基本上處於全面抑制中〉,而是由於感受刺激的不同,各相應區域有的興奮,有的抑制。興奮的部分和周圍抑制的部分時常在互相作用,互相變化。譬如我們在聽收音機的時候,主要是大腦皮層管聽覺的區域在興奮著。忽然窗外走過一個熟人,站起來打招呼,這時,收音機的音樂便聽到了。我們打完招呼再坐下來靜聽,這時大腦皮層管聽覺的區域又代替了其他區域而處在興奮狀態中。

    這種大腦皮層的活動狀態,就是說一個區域興奮常常會形成了其他區域的抑制,巴甫洛夫把這種現象叫做「負誘導」。神經衰弱患者,他的大腦皮層中,比較容易興奮的區域是掌握語言、文字、思維活動的區域,也就是掌握第二信號系統的區域。這是因為神經衰弱疾病的造成大都是由於管理思想、情緒、語言、文字的第二信號系統過分緊張,過分疲勞因而抑制減弱的緣故。氣功療法用呼吸運動漸漸地把人的注意力引向身體內部是否一定把注意力集中在下一三、一寸七、二寸、三寸----中,我認為都不能絕對肯定。從實際練功情況看來,每個人在練功過程中,注意力集中在體內的那一個部分並不一樣。〉如果能做到呼吸細柔、均勻、緩長,每次練功時,注意力能較長時間集中在體內某一部分一刻鐘至30分鐘,那對恢復身體健康的作用就很大了。

    他的第二信號系統基本上通過這種鍛煉處於較深的抑制狀態中,這時,人的思想活動已基本上停止。黃帝內經道生篇中說:「恬憺虛無」「精神內守」,就是指的這個情況。在這個情況下,大腦皮層產生了一個從來所沒有的新的興奮灶,它可以使大腦皮層中原來由於使用過度而經常處於興奮狀態的區域處於抑制狀態中,因而得到休息。神經衰弱疾病的好轉與痊癒過程就是這樣一個過程。

    氣功療法中的幾個具體問題

    從理論上看,神經衰弱用氣功療法來治療似乎很容易,事實上並不如此。根據我所看到氣功療法治好神經衰弱的若干病例來看,需要這樣幾個條件:首先要有適當的環境。這個環境能避免對病人的不良刺激。能使病人感覺到安靜與愉快;第二要有充分的時間,不能急躁;第三要有老師的指導,不能自作主張,隨便胡練,要善於學習老師的練功經驗,但不能要求過高〈有人要求氣功老師一定要是醫生,這就不一定〉。第四要有醫藥治療的配合。因為神經衰弱的病人也需要醫生的經常照顧。氣功療法經驗的總結及正常開展都需要有醫生的配合。第五病人一定要有與疾病作鬥爭的意志與堅持氣功鍛煉的決心

    病人必須在樂觀主義精神的指導下,打破各種思想顧慮,全心全意與疾病作鬥爭。我認為神經衰弱給病人最大的打擊就是他的意志消沉。氣功療法實際上是一個自我治療的過程,各種客觀條件的配合只能起輔助作用,起主要作用的是自己鍛煉的決心。

    氣功療法主要是一種通過自己的鍛煉,加強大腦皮層的抑制作用,使它得到休息和恢復正常的治病養生的方法。由於各人的體質、病情、心理狀態的不同,應該具體考慮採用各種不同的方法主要以能求得入靜為目的。不能強調練功中自然產生的各種現象或感覺,如發熱、氣轉、發,或是各種眼前出現的幻覺〈如把自己身體看成污穢不堪,或一心想在眼前看出一尊佛像等-----〉。否則就會陷入宗教迷信中去,而對身體健康好處不大或是反而有害。

    至於氣功中動靜相兼的問題,我認為主要是用太極拳和其他內功練身的方法配合靜功的問題。偏於求靜,全身肌肉骨骼會變得軟弱力,對健康也不好,要適當的配合動功。尤其是長期休養的病人,活動太少,更須要配合各種鍛煉體力的運動。但是目前有些人認為練功時須要有一種自己入靜後的不由自主的運動,認為這種運動是練功的必經過程,認為這也是動靜相兼。我個人認為這種下意識運動不能和有意識的運動〈如太極拳等〉相比。事實證明這種下意識運動的結果,有時會造成整個神經系統陷入混亂狀態的危險。當然,在經驗豐富的老師指導下可能對身體起某些有益的作用。〉

    站長:本文作者也是反對自發功的。自發功確容易出偏差,但本文寫於五、六十年代,經過幾十年的改進,弊端已減少了很多。而它的最大優點,是自己能「找病」治療,並且由最輕的病到最後最重的病。這方面在我本人和教過的病人很多,使他們治好了不少惡疾!

    最後我想把我最近所看到的一些神經衰弱病人練功中的情況介紹一下。一般來說,開始的時候大都是靜不下來,全身比較緊張,呼吸用力。由於不習慣,感覺不出有什麼好處。堅持了一段時期〈有的兩星期,有的一星期或一個月〉,練功姿勢做到正確自然,練功時間能到半小時了,呼吸已經逐漸柔和細長,腹式呼吸已經形成,有時大腦皮層能夠達到「入靜」狀態。這時全身不舒服的感覺就有所減輕,入靜後頭腦清新平靜的感覺產生,這時練功情緒高漲,信心最高,有的失眠情況開始好轉。在這個階段,如果情緒鬆懈,或是遇到外界不良刺激,練功情況就會停滯不前。

    如果情緒急躁,希望「三關一通,百病痊癒」,或是靜下來就希望發熱、振動;練功就不能按著循序漸進的道路使大腦皮層的抑制作用逐步加深。一般來說,這個階段比較難以掌握。因此練功情況常常表現或進或退,往往需要走些彎路,才能走上更進一步的階段。第三階段往往是每次練功時間逐漸加長,入靜的次數和每次入靜的時間加多,病人情緒逐漸穩定,自己的控制力顯著加強,症狀減輕,體力腦力逐漸恢復。

                           20121111

Copyright c 2003-2016 實用氣功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