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入靜的體驗〈劉天君----氣功入靜之門〉中篇

    入靜時隨著幻景的出現可以伴隨幻嗅。一位練功者過去曾去海濱消夏,對那裡留下了美好的回憶。一次練功時腦海中重現了海濱景色,與之同時,還嗅到了「微帶著鹹味和腥氣的涼爽的海風。」沒有幻景出現,僅嗅到花香等氣味的報導也有所見。這裡「幻嗅」和「遙嗅」不大容易區別。凡使用「幻」字者,如幻視、幻聽,均指虛幻的感覺,生活中並不存在其感覺的客觀對象;而使用「遙」字者,是指那些生活中有實際感知對象,但其對象在時間上或空間上是遙遠的,不在近前的那些感覺。

   
如此說來,幻嗅和遙嗅兩者從定義上區別並不難,但要分辨練功中出現的花香究竟是虛幻的假象還是嗅到了過去未來或遠處真實的花香,就不那麼容易了。幻視和遙視,幻聽和遙聽也可能混淆,但畢竟不像幻嗅和遙嗅這樣真假難辨。

   
關於氣功大師們可以發放香氣的報導已有多篇,有的是周身自然散發,有的是以發放外氣的形式發出香氣。如有專文報導過巨贊法師練功時身上散發出檀香氣味;大雁功的創編人楊梅君曾用雙手捧氣撤向觀眾,發放檀香氣,她可以發放檀香、清香、茉莉花香等五種香氣;禪密功的創編人劉漢文曾在深夜練功時向天空中發放香氣,他的遠在幾十里外的學生們入靜接功時都嗅到了。

據楊梅君的弟子說,老師的香氣是經過長時間的練功而得的。也有人練功時間不長就能發放香氣,一位中學老師練大雁功才幾個月,練功後手上就出現了檀香氣味。還有位練功不久的學員,練功中居然聞到了手上有「蔥花炒雞蛋」的香味;他還聞到過燃橡膠味和燒漆包線味,並發現手上發出的氣味與自己的心情變化有關,這可能是由於他的嗅覺體驗特別敏感吧。

   
味覺:這裡的味覺不是指人們品嘗各種食物的氣味,而是指未進食時口中的自然滋味。健康人平時口中的滋味是淡潤平和的;消化不良者或有口酸口臭;內部鬱熱者可有口苦。練功入靜到一定程度,口中的自然滋味會有變化,練功者會感到出的唾液香甜可口,甘美無比,唾液的分泌量也有所增加。古人對此非常重視,認為這是「玉液」,是精氣經過玉池口時產生的,應將此玉液下咽,復還下丹田,即「玉液還丹」。下咽時要求先將玉液聚集滿口,微漱數遍,然後分小口咽下,意想下咽之唾液沿任脈一直到丹田之中。

   
入靜中產生種種其他好惡之味的情況古書上亦有提及,但總起來說,入靜中味覺的改變較上述其他感覺的改變要小些

軀體覺:這裡指皮膚、肌肉、臟腑或整體的感覺。這些感覺主要是上節已提到過的「十六觸」的內容。「十六觸」是從「八觸」發展起來的,「十六觸」和「八觸」的內容是相近的,只是「十六觸」比「八觸」劃分細緻一些。八觸的感覺,可以是痛如針刺,氧如蟲咬,涼如水灌,暖如火烤,重如壓物,輕如飛絮,澀如鹽漬,滑如油潤。這種種感覺,可以是幻覺,也可以是事實。例如重,可能是練功入靜時自己感覺到沉重下墜,但實際體重並未增加;也可能由於功力深厚,自身磁場加強,體重確實大大增加,幾個人也抬不動。練功中各種感覺從假性幻覺到真性實感,從偶然出現到運用自如的過程,往往就是種種特異功能形成時所走的路。但這過程須是自然產生,因勢利導而來,不是刻意追求而達到的。

   
對大多數人來說,在十六觸的諸種感覺中,最容易體驗到的是溫暖的感覺,這種溫暖的感覺是雙向調節的,即無論在寒冷時還是炎熱時均趨於適意的溫暖,既防寒熱。這種保持體溫適度的能力是入靜態中機體自動調節順應自然的一種表現。如果經過專門的訓練,自行調節體溫的能力可有驚人的進步。

    1984年,在藏傳佛教舉派「白教聖地」八寺,40名修士分別進入兩座修煉房,按師傅的秘傳自修。修煉內容是按白教宗師那諾巴的《六要旨》,從「內瑜伽火」一直修到「遷識」,即通過練功使周身發熱,最後達到空靜、解脫,乃至「靈魂轉世」的境界。他們閉門修煉了三年三個月又三天後,於藏暦114-------正值高原嚴寒之時,走出大門,赤足踏雪繞寺一周,然後分坐於大雪中,各自運功御寒。人們還向他們的薄衣上澆一盆冰水,以試其功力。

    結果是「功力好者若無其事,一會兒衣服就被體溫烘乾」。這裡的功力好者是若無其事。他們自身的感覺似與外界種種刺激無關,還是溫暖適意的,既不冷又不熱,無論是在雪地裡安坐還是又澆了一盆冰水。實際上,要保持這種溫暖適意,身體要發出極大的熱量來御寒化冰,保持體溫不降,但這些都在下意識地完成了,由此他們才能「若無其事」。當然,一般人的入靜對體溫的調節達不到這樣的水平,只能在一定範圍內增強平衡能力,冬不畏寒,夏怕熱,練功時身體始終溫暖如春。

    逐一細述十六觸中的每一種感覺似無必要,而且即使說盡了十六觸,也並不能囊括入靜時可能出現的所有肌膚、內臟感覺,十六只是形容數目眾多的概數,不同書上記載的十六觸內容也不盡相同,它們只是些練功中比較典型、出現較多的感覺。實際上入靜過程中任何感覺都是可能出現的,其種類可以說是無窮多的。

    有些感覺十六觸中並未提到,但也比較多見,例如和小的感覺,酸、麻、脹的感覺等。入靜中許多人都體驗過整個身體變大或縮小的感覺。大者自覺身軀增高,肢體粗壯,甚至頂天立地;小者則感到身體縮如孩童。通常這大和小的感覺都是幻覺,身體並不曾真正的增大或縮小。但真正縮小身體的氣功法也有過報導。江蘇氣功大師瞿雲鵬年過花甲,身高1.74米,體重140斤。198710月,他在南京表演「縮身功」,竟能將身體縮小到將一件3歲小孩的紫紅色燈芯絨褂子穿在身上。

    經過證實,他運功後,整個身軀可以縮小百分之四十三以上。表演後有人問他縮身時痛否,他否認,並坦率地說:「開始修煉的時候,是很艱苦,很難受的,現在功到自然,已經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了。」氣功法力之神奇,使人嘆為觀止!

    十六觸中的掉和是攪動和旋轉感,他們和大小輕重等感覺一樣,大都具有整體性質,不再是某一感官的感覺了。

    性覺:入靜中的性感覺無論在道家氣功還是佛家氣功均不乏論述。《性命圭旨》中描述產藥時的感覺說:「俄頃癢生,毫竅肢體如綿,心覺恍惚,而陽物勃然舉也。」此時丹田融,周身酥綿快樂,透十指以至全體,心自虛靜,癢生毫竅,四肢不能自主,呼吸頓斷,杳杳冥冥,恍恍惚惚,似將走並不走

    《瑣言續》在描述這一階段時也說:「功到寂無所寂,忽覺內機有若得焉,此是活子之初;繼覺勃然機現,乃是活子正象油然內透將達男根,已是活子內炁充盈。」這裡的「活子時」,即指產藥之時。《禪密功》則認為入靜至一定程度,有「自性交合」的感覺,其實這是指微微的性快感,尤其出現於會陰穴被氣沖擊的時候。禪密功所修煉的「寶瓶氣不是意守丹田而是意守會陰及百會穴。藏密氣功中更有通過交合而練功的方法,稱男女雙修、事業手印。

    人類高級的「氣功快感」

    練功中的性覺是輕微而持久的,與日常生活中的性快感的高潮不盡相同,但它給人帶來的歡悅非但不亞於、甚至要強於後者,這與入靜有很大關係。人們都有這樣的經歷,在喧鬧的場合,在嘻笑打鬧中,別人撞你一下,甚至較重地打你一拳,只要不觸及要害部位,通常並不覺得怎樣;但如果在悄然無聲的環境中,於平心靜氣之時,螞蟻爬上指尖的微癢都會即刻映入心中,引起強烈反應。

    入靜的靜要遠勝於日常的靜,在這種狀態下,各種微弱的感覺都會被放大,甚至平時感覺不到的刺激此時也可感覺。正是這種放大作用使練功中微微的性覺有了高度的歡悅,而由於它本身是弱小的,因此並不引起衝動。有些書刊上曾提出練功可以產生「氣功快感」,且認為這種快感是人類的高級快感,究其主要內容,似即是指輕微而持久的性感。

    性覺是極易讓人貪戀的,練功中要特別防止這種現象發生。如果貪戀它,甚至想入非非,引起真正走,那麼不僅無益,且不利於身體健康。古人對此亦多有訓誡,認為這是真藥化為濁精一洩了之,前功盡棄也。

                        20111030

Copyright c 2003-2016 實用氣功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