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靜的體驗劉天君----氣功入靜之門〉上篇

1〉感覺體驗

入靜境界中感覺體驗之豐富和細膩是無與倫比的。這部分地是由於在日常生活之中,人們雖然時時都在感知各種事物,但注意力主要集中在被感知的對象上,對感知過程、感覺本身通常並不在意,它們都是下意識完成的,除非其中出現了某種不得不引起注意的障礙。練功入靜之後,情況不同了,人們的注意力在相當的程度上被引向知覺和感覺本身,其對象甚至是可有可無的,於是,日常生活中從未有過或一閃而過的體驗出現了,放大了,持久了,甚至於成為主流。然而這類體驗是難以表達的,以下所能訴諸筆端的,仍大都還是類似於生活中的各種感覺。

1. 視覺:最常見的是光感。前面已經談過,入靜並非死寂,因此也並非墜入沉沉黑暗。有些功法要求入靜者眼簾仍留一線微光,或可「目視鼻」,這種情況下眼前當然不會漆黑一團。雙眼閉合練功時,除非在黑夜,外界的光亮多仍能透過眼皮,形成光感。但這裡所說的光感並不指這些由外界光亮所引起者,而是指練功中自發產生的光感。自發產生的光感多是有顏色的,橙黃綠青藍紫都有可能出現,或是一團,或為一片,或只在眼前,或包容全身,或靜止,或飄動,不一而足。這些光感與外界的光線刺激無關,黑夜裡練功時,它們往往會更真切。

    各種光色可與練功者的體質、疾病有關,根據中醫理論,與心肝脾肺腎相配的五色青黃白黑。某一個器臟有病變時,可能看到與之相關的顏色有一定變化。例如一位脾胃病患者在練功中看到「黑黃色的氣」。不同的光色也可能與人體潛能的開發有關。嚴新氣功師的報告中曾提到,「白光可以遙視,灰光可以看天體,紅光可以透視人體,黑光可以看見煤炭、石油,藍光可以看見地下水、海洋深處或者可以透視植物,黃光可以看地下的銅礦、金礦及硫磺礦等帶黃色或紅色的礦石。」不過,這類與潛能開發有聯系的光感,多出現於高度入靜後的動觸階段即動觸的第二種情況,而那些與體質、疾病有關係的光感,多屬入靜淺層動觸階段的內容。

    入靜中還可能看見自己的臟腑、骨骼。有些功種通過一定的方法,能訓練和誘導這種內視功能;但也有不少人並未用專門的方法,只是入靜後就自發產生了這種能力。內視功能良好者可以自如地觀察任何臟腑器官、骨肉骨骼、血流心跳等,甚至可以把細小的部分放大觀看,圖像可以是黑白的,也可以是彩色的。明代醫學家李時珍談到經絡起源時所說的「內景隧道,惟反觀能照察之」,其根據大概就是氣功的這種內視功能。李時珍嚴謹的治學態度歷來為世人稱頌,他不會信口開河,隨隨便便地下這樣有結論意義的斷語。

    站長:我的一個老作家文友「海辛」,今年七十餘歲,他是修煉道家氣功的。他在很早以前已產生了內視功能,可以看見自己的骨骼和內臟,可以是黑白的,也可以是彩色的;甚至可以將內臟局部加以放大觀看!

    幻視在入靜中也是較常見的。它多出現在入靜較高層次。通常的幻視是各種生活中曾出現過或想到過的景象,尤其是自己喜愛的、期望的或懼怕的事物。例如一位女性體弱多病的患者於入靜中看見巨蟒飛舞,猛虎張口長嘯,究其原因,與患者幼年時在動物園看到巨蟒猛虎產生恐懼的心理根源有關。事隔30年後,於練功入靜中見到有關的幻景,且一連幾天如此,只好暫停練功。古人對練功中的幻景多有認識。由於幻景影響心神之安定,古人便稱之為「魔」。

    「魔」可以分幾類,「童蒙止觀」中說:「作順情境者,或作父母兄弟,諸佛形象端正,男女可愛之境,令人心著;作逆情境者,或作虎狼、獅子、羅剎之形,種種可畏之像來行人;作非逆非順境者,則平常之事,動亂人心,令失禪定,故名為魔。」據此,出現了幻境即是出現了魔,但出現魔還不等於「入魔」,魔出現了,可以入也可以不入,對它不信、不理即是不入。〈聽心齋客問〉中所說極是:「凡有所,皆是虛妄,乃自己識神所化。心若不亂,見如不見,自然消滅,無境可魔也。」

    入靜中還可能出現遙視〈時間的或空間的〉。一位河南的練功者曾寫道:有一天清晨五時,他「似醒非醒,腦中泛起早霧的顏色,並且漸漸出現了兩個剪影的人影,高一矮,兩人正要離房要走的樣子,甚至他們的動態也清楚地看到了,只是聽不見說話,後來又漸漸消失了,這時又完全是清醒的狀態,一切記憶猶新,歷歷在目,似夢非夢似無而有」。而這天中午,他從工作單位回到家時,發現「客房中坐了兩個高一矮的陌生人」。經介紹才知道,客人是他的老伴請來的氣功學友。請注意遙視不是幻視,不是「魔」,而是潛能的開發。「魔」不可理不可信,遙視可理可信,但也不應追求,追求是容易出偏差的。

    入靜中的視覺體驗是多種多樣的,它們的出現與否均應聽其自然,可遇而不可求是對待它們的一項根本原則。這原則不但適用於視覺,也適用於以下談到的一切感覺。

    聽覺:入靜時人們常選擇比較安靜的環境,但完全沒有聲響的地方是難找到的〈找到了也未必理想〉,一般總有些這樣那樣的細小聲音。在鄉間的幽靜處可能有風吹鳥啼,在城市的公園中可能有一陣歡聲笑語,即使在屋內關上門練功,也會有鐘錶的滴答聲。入靜之初,這些聲音都是可以聽到的,但是「聽而不聞」,完全不去理會它們;入靜稍微深一些,這些聲音就完全聽到了,或是間或聽到一下,正如同在聚精會神讀書時只是偶然聽到馬路上的嘈雜聲和汽車喇叭聲一樣。

    練功入靜方法中有一種叫「聽息法」,即聽自己呼吸而漸漸入靜,這是運用聽覺誘導入靜的主動操作。這個方法應該說是非常巧妙的,妙在那裡呢?妙在它運用聽覺聽的不是呼吸的「聲音」,而是呼吸的「沒有聲音」。入靜的呼吸是要求不出聲音的,如果練功的呼吸有聲音,是「風相」,不符合調息的要求。因此,聽息法實際上是在聽無聲,通過聽到無聲來避免有聲,這樣既調整了呼吸又誘導了入靜,一舉兩得,真是「此時無聲勝有聲」。這個方法來源於〈莊子〉。後人常叫它做「莊子聽息法

    入靜淺層時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也是有可能的。有時隨著內氣的運行,還可能聽到骨骼、肌肉的響動。有些人在真氣通督脈,大椎或百會時,還會聽到如雷鳴般的轟響。這些均不必去理睬,把它們「忘掉」就行了。

    幻聽的出現似較幻視為少,它有時獨立出現,有時伴隨著幻視景物同時出現。曾有一練功者在一天下午入靜時聽到他在外地的氣功師傅要他前去的聲音,說是要給他掉換工作。於是他匆匆向單位請了假,買了火車票,第二天便趕到師傅家。一問卻根本沒有這回事,前一天他聽到聲音時,師傅正在睡覺。這是幻聽獨立出現的例子。剛才談幻視時提到的那位女性患者入靜中聽到猛虎長嘯的聲音,是幻視幻聽結合的例子。練功中出現的感覺體驗,凡屬幻象者,不論是幻視幻聽還是以下談到的幻嗅、幻味等,均為「魔」。大都是在雜念尚未除淨,心緒尚未安寧的情況下強制入靜引起的,古人稱此為「練己不純」

    時間的或空間的遙聽在入靜高層次時可能出現。同遙視一樣,它也是特異功能,即潛能開發的體現。曾聽說過一位並沒有專門學過的中年人,可能憑借他遙聽的特異功能為人看病,當他進入特異功能狀態時,他聽到冥冥之中有聲音告訴他患者的病情以及應該開的藥物,於是他便記錄下來。整個過程即如此簡單,他只是充當神秘聲音的「秘書」而已。然而他的療效卻很好,他開的藥物有些按常規來說是不可思議的,藥量也非同一般,但卻往往藥到病除。問他這神秘的聲音從何而來,他自己也說不或說是多年前的一位名醫的「靈魂」附在他身上,指導他行醫。這是無從檢驗的說法,相信與否,也只能見仁見智了。

    嗅覺:入靜之初對外界氣味的變化是敏感的。在人對外界環境的感覺中,一般說來最重要的首推視覺,其次是聽覺,再次才是嗅覺。但在入靜過程中,這個順序可能發生某些變化。入靜之初,意識活動還比較活躍,對外界還有一定程度的感知,但此時視覺已經阻斷,眼睛是閉著的;且由於選擇了比較安靜的、無人打擾的環境,聽覺的刺激也減少了很大部分。這樣嗅覺的作用就相對突出起來,對外界嗅覺刺激的分辨較平時靈敏,日常不在意的微弱不良氣味在此時會感到是一種障礙,而對清新的空氣尤覺適意。古人在練功打坐時時常燃些淡雅香,就是考慮到了練功時嗅覺渠道仍然暢通,且影響相對較大的因素。焚香不但在嗅覺意義上美化了環境,而且可以提神醒腦,化意念,愉悅心情,防止昏睡而有利於入靜

                      2011911

Copyright c 2003-2016 實用氣功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 不得轉載